登录| 注册
当前位置: > 百家论墨 > 墨学专著 >
【墨学专著】墨学与现代社会
2017-05-23 中国墨子网 www.chinamozi.net
 
 
 
        演讲人简介:孙中原,著名墨学研究专家,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。1961至1964年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,师从汪奠基、沈有鼎,专攻中国古代文献。曾任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、台湾东吴大学客座教授。主要研究哲学和传统文化。著有《中华大典·哲学典·诸子百家分典》《墨子大辞典》《墨学大辞典》《墨子鉴赏辞典》《墨子解读》《墨子及其后学》《墨学通论》《墨者的智慧》《墨学与现代文化》《墨学七讲》《墨子与墨学》《墨子趣谈》和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众化系列读物》15本等50多种,论文200余篇。
 
        在先秦诸子百家中,墨家独树一帜,其学说与儒家学说并称“显学”,影响后世。墨学创始人墨子,主张“兼爱非攻”,与弟子共著《墨子》,是战国时期墨家著作的总集,《墨经》是《墨子》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战国200多年墨学和古代逻辑学与科技思想的总结升华,在世界文化史上有极其重要的价值。本期讲坛邀请墨学研究专家孙中原教授讲述墨家的科学人文精神、深刻辩证哲理及其同现代社会的内在本质联系。
        墨子是继春秋末老子、孔子后,活跃于战国初期的伟大思想家,创立墨家学派,极盛于先秦。传世《墨子》是墨家共同体长期积淀的学术论文集。在当前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传统文化现代化的潮流激荡中,墨家的科学人文精神和深刻辩证哲理,是倍受关注的闪光亮点和学术增长点,有重要的理论、历史和现实意义。
科学精神最突出
        《墨经》有科技知识的记录和科技性质的论述,表现《墨经》浓厚精湛的科学精神。墨家的科学精神,跟现代社会的文化建设相融相通、高度契合,有内在的关联性和本质的同一性,极富借鉴价值。墨子及其后学出身工匠,精通木工技术,兼通百工技巧。墨家总结当时各种工匠技巧,上升为科学理论,涉及数学、物理学和光学等许多学科门类,提出精湛的科学观点方法,启示良多。
        墨学在文化轴心时代战国期间,跟儒学齐名,同称显学。墨家兴盛于先秦,中衰于汉到清代,但墨家典籍犹在,墨学作为非主流的异端学说,像纤细的潜流,依然在中国文化和民族精神中浸润默化。现代世界全球化和中国现代化潮流澎湃,墨学因具有跟西方现代文化接轨的科学意涵,重新焕发生机,迎来蜕变、转型和新生的机遇。
        在中华民族复兴、积极参与世界地球村和平发展、合作竞争的现时代,需要汲纳人类业已创造的全部文化精粹,恰当认识自身,准确把握国情,认知变革墨学的精华哲思,在历史既定的基础和条件下,理性地继承传统,踏实地创造未来。以现代科学方法,新诠墨家精粹学理,促进墨学现代转化,使墨学作为新时代铸造中华文化辉煌的必要和重要成分,为亿万华夏儿女提供丰富的精神滋养,让墨家科学精神的宝贵遗产,如长流的清泉,滋润广大读者的心田。
        墨家科技思想的合理性:工匠技巧理论化,墨经科学酝酿成。英国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说:“墨家绝不猜疑人类理性,并且明白订定很可能成为亚洲的自然科学之主要基本概念。”《经上》说:“巧传则求其故。”即对世代相传的手工业技巧,探求缘故,知其然,知其所以然,探求工艺现象“所以然”的规律,从工匠技巧上升为科学理论,一语道破《墨经》建构科学,形成理论的过程、方法和机制,是《墨经》科学精神的表现,说明墨家有高度自觉的理论意识。
       墨家科技思想的客观性:摹略万物求实证,墨经科学有准绳。客观性即真实性,真理性,理论合乎实际,从实际出发,实事求是,求真务实,反映世界真面目。《小取》说:“摹略万物之然。”即认识事物本来面目和所以然规律。又说:“其然也,有所以然也。”“然”指现象、现状、结果。“所以然”指本质、原因、规律。
      《公孟》记一次墨子生病卧床,学生跌鼻推门进来问墨子说:“您是圣人,怎么会生病?”墨子答:“人之所得病者多方,有得之寒暑,有得之劳苦。”从自然界探求病因,符合“摹略万物之然”的客观性原则,《贵义》记墨子从鲁国出发,到齐国游说,路遇算卦先生说:“今天上帝在北方杀黑龙,您长得黑,到北方去不吉利。”墨子不听,毅然走到北方,遇淄水暴涨而返,算卦先生奚落他说:“我告诉你不能去北方,果然如此。”墨子指出算卦先生的迷信谬论,不符合事实,是用自己也不信的鬼话骗人。
        墨家科技思想的有效性:循法操作求实效,墨经科学有纲领。墨家认为,人遵循规律行动,能达到预期效果。《经上》“法,所若而然也。”遵循法则,产生预期效果。把人自觉实践的环节,纳入“法则”范畴的定义,循法而为,获得预期效果,是对法则(规律)认识真理性的检验。科学理论揭示现象规律,实践遵循规律,产生预期效果,通过效果,证明思维和存在、理论和实际的一致。“若”即遵循,自觉实践。
      《经说上》定义:“志行,为也。”有意识行动,叫自觉实践。《经说上》解释“合”(符合)中的“正合”概念:“矢至侯中,志功正也。”射箭时,意志、动机是射中靶心,结果射中,动机效果一致,是人对射箭法则正确认识和熟练运用的结果。《经说上》说:“意、规、圆三也,俱可以为法。”“意”:判断,定义,作圆的指导思想,“圆”的定义“一中同长”(一个中心,等长半径)。“规”:作圆工具圆规。“圆”,指被用来作为制圆参照的标准圆形。三者都可做制圆的法则方法。
       《经说上》说:“法取同,观巧传。”概括共同法则的事例,可从代代相传的手工业技巧技术中观察。墨家熟悉当时各种手工业技巧,《墨子》论述“天下群百工:轮车(车工)、鞼鞄(鞣革工)、陶冶(制陶冶金工)、梓匠(木工)”,以及穴师(洞穴坑道工)、明习橐事者(鼓风工)等,论述军民用机械器物的制造和应用。《墨经》总结科技知识,用来作为实例、实证材料的手工业工种,有“为衣”(缝纫)、“举针”(刺绣)、“禬屦(制鞋)、“铄金”(冶金)、“为甲”(制铠甲)、“垒石”(建筑)、“车梯”(木工)等。《墨经》的数学、力学、物理学、机械学和光学等科技知识,是当时各种手工业技术的理论升华。
        《墨经》的科学精神,跟中国传统文化重政治伦理、轻科技理论的主流意识大相径庭,酷似古希腊哲学家重视探索自然奥秘的科学精神。古希腊自然哲学家德谟克利特,率先表达贯穿于西方文明的科学精神。他说:“宁愿找到一个因果的说明,而不愿获得波斯的王位。”亚里士多德说:“技术家较之经验家更聪明;前者知其原因,后者则不知。凭经验的,知事物之所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技术家则兼知其所以然之故。”“大匠师应更受尊敬,他们比之一般工匠知道得更深切,也更聪明”,“我们说他们较聪明,并不是因为他们敏于动作而是因为他们具有理论,懂得原因”,“而理论部门的知识比之生产部门更应是较高的智能。”《墨经》的科技理论,是当时技术家、大匠师生产经验的总结提升。
美国科学哲学家罗伯特·瓦尔托夫斯基说:“从古到今的能工巧匠中,向来就存在着许多不可言传的知识,总结它们,提高它们,不应把它们拒之门外。”墨家从亚氏所说技术家、大匠师的经验技巧,升华为科学理论。
        利人为巧,《墨经》论科学技术的价值。《鲁问》载墨子说:“所谓功,利于人谓之巧,不利于人谓之拙。”手工业技艺的功效价值,表现在有利于人民的生产生活。《经上》说:“功,利民也。”《墨经》的科学理论,发扬墨子科技“利人民”的思想,贯穿为人民谋利益的价值观。
        《墨经》科技哲学的特色和魅力,是对世界本体的认识与改造相结合,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。其科技哲学理论,涉及农工商兵医各种实践活动,是人类主体改造世界客体自觉能动性的表现,是人类在知识指引下,改造自然的物质性活动。有意识从事改造世界的物质性活动,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本质特征。墨家所说农工业者从事的操作,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特殊实践活动。墨家“求故明法,利人为巧”的科技观,对当今中华民族实施科教兴国战略,有重要的启迪借鉴价值。
人文精神有纲领
        劳动生产观。《非乐上》载墨子说:“今人固与禽兽麋鹿,飞鸟征虫(爬虫)异者也。今之禽兽麋鹿,飞鸟征虫(爬虫),因其羽毛,以为衣裘,因其蹄爪,以为裤屦,因其水草,以为饮食。故虽使雄不耕稼树艺,雌亦不纺绩织纴,衣食之财,固已具矣。今人与此异者也:赖其力者生,不赖其力者不生。”
墨子肯定人生本质是劳动,指出动物利用自然现成条件生存,人通过生产劳动改变自然创造生存条件,是人跟动物的本质区别。《耕柱》载墨子说:“能从事者从事。”从事即劳动。墨子说“从事”82次,指各种劳动。《墨经》分知识为七类,第七类“为知”,即自觉实践知识,定义是“志行”,“志”是意志、意识、思想、动机。“行”是行为、动作。有意识行为动作,自觉实践,首先是生产。《墨经》列举六类重要“为知”,即自觉实践的知识,包含根据动植物生长规律种植养殖,是农牧业生产劳动。《节用中》说:“凡天下群百工,轮车鞼鞄,陶冶梓匠,使各从事其所能。”天下各种手工业工匠,造车制皮,制陶冶炼,满足社会需要。生产观贯穿全部墨学,是墨学第一要义。
        劳动本位观。《辞过》说:“民富国治。”人民富足,国家才能治理。《七患》说:“固本而用财,则财足。”“本”指农业,农业是社会根本。《尚贤上》说:“农与工肆之人,有能则举。民无终贱,有能则举。”农民、手工业者和商人,是墨家学派的社会基础,墨家自觉代表其利益,为其代言。
墨子理想,从人民、劳动者(农民、手工业者和商人为主体)中举荐国家管理人才,劳动者有智慧管理国家,把劳动者看作社会的本位基础,执政服务的对象。劳动生产观,必然引出劳动本位观,劳动和劳动者占有社会的根本基础地位。没有劳动和劳动者,社会不能存在。墨子是劳动者圣人,墨家是劳动者学派,墨学反映劳动者声音。
劳动人权观。《尚贤中》说:“民生为甚欲。”即人民能生活生存,世代延续,是最大愿望,第一需求。人民温饱生存,是最基本的人权。劳动为社会提供财富,衣食住行,社会因劳动而存在,是社会存在的物质基础。劳动者贡献社会,应享受吃喝穿住等基本人权。
        《尚贤下》说:“为贤之道,有力者疾以助人,有财者勉以分人,有道者劝以教人,若此则饥者得食,寒者得衣,乱者得治。此安生生。”贤人提倡有力赶快助人,有财勉力分人,有道理劝导人,使饥得食,寒得衣,乱得治,人民安定,生生不息。
        《非乐上》说:“民有三患:饥者不得食,寒者不得衣,劳者不得息,三者民之巨患。”《非命下》说:“必使饥者得食,寒者得衣,劳者得息。”《兼爱下》说:“万民饥即食之,寒即衣之,疾病侍养之,死丧葬埋之。老而无妻子者,有所侍养以终其寿。幼弱孤童之无父母者,有所放依以长其身。”
        墨子理想,人民衣食住行生活条件满足,生老病死有保障。汉儒编《礼记·礼运》,托名孔子说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”“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鳏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。”“是谓大同。”儒家大同理想,融入墨学意涵。孙中山传承文脉,把天下为公和世界大同,作为最高理想,多次书写“天下为公”“世界大同”条幅。
        群众智慧观。《尚同下》说:“一目之视,不若二目之视。一耳之听,不若二耳之听。一手之操,不若二手之强。”《尚同中》说:“能使人之耳目,助已视听。助之视听者众,则其所闻见者远矣。使人之唇吻,助已言谈。助之言谈者众,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博矣。使人之心,助已思虑。助之思虑者众,则其谋度速得矣。使人之股肱,助已动作。助之动作者众,则其举事速成矣。”这是现代群众路线的古学渊源。
人力能动观。《非命下》说:“昔桀之所乱,汤治之。纣之所乱,武王治之。当此之时,世不渝,而民不易,上变政,而民改俗。存乎桀纣,而天下乱。存乎汤武,而天下治。天下之治也,汤武之力也。天下之乱也,桀纣之罪也。若以此观之,夫安危治乱,存乎上之为政也,则夫岂可谓有命哉?故以为其力也。”运用求同求异并用的科学归纳法,有力地说明不靠天命靠人力的深刻哲理。
        人民价值观。墨子提出检验真理的标准,重视人民的经验和利益。《经上》说:“功,利民也。”《鲁问》“所为功,利于人。”彰显“利民利人”的民本人本思想。《贵义》载墨子称墨学是“贱人之所为”,自比为农民产粮采药。
        兼爱平等观。墨家强调爱的整体、普遍、穷尽、交互、对等性,是墨家理想,有积极的现实和未来价值。兼爱即尽爱、俱爱、周爱,不分民族、阶级、阶层、等级、亲疏、住地、人己、主仆等所有差别,包括过去、现在和未来一切人,是最普遍深刻的人文精神,人道主义。兼爱整体性,兼即整体,兼爱遍爱人类整体,人类无穷不害兼。《经下》说:“无穷不害兼。”兼爱周遍性,《小取》说:“爱人,待周爱人而后为爱人。不爱人,不待周不爱人。失周爱:因谓不爱人矣。”爱人定爱所有人,如有部分人不爱,不叫标准周爱人。
        不知人数不害爱。《经下》说:“不知其数而知其尽也,说在问者。”《经说下》说:“尽问人,则尽爱其所问。若不知其数,而知爱之尽之也,无难。”不知所处不害爱。《经下》说:“不知其所处,不害爱之,说在丧子者。”儿子丢了,不知现在何处,同样爱儿子。兼爱包含爱自己。《大取》说:“爱人不外己,己在所爱之中。己在所爱,爱加于己。伦列之:己,人也;爱己,爱人也。”人口密度不害爱。《大取》说:“爱众世与爱寡世相若,兼爱之又相若。”
        兼爱遍及全时态(过去、现在和未来)。《大取》说:“爱上世与爱后世,一若今之世人。”兼爱不断立新功(一贯性)。《大取》说:“昔者之爱人也,非今之爱人。”兼爱普遍都相等(不容割裂)。《孟子·滕文公下》说:“墨氏兼爱。”“墨者夷之爱无差等。”《告子下》说:“墨子兼爱,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。”
        墨氏兼爱人共知。曹耀湘《墨子笺》说:“兼爱者,墨氏之学之宗旨。”皮嘉佑于1898年5月《湘报》第58-60号《平等说》:“平等之说导源于墨子。”孙中山《三民主义》说:“古时最讲爱字的莫过于墨子。”梁启超《墨子学案》说:“墨学所标纲领,其实只从一个根本观念出来,就是兼爱。”
        2015年12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演讲引证墨子“天下兼相爱则治,交相恶则乱”,提出“完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,维护网络空间秩序,必须坚持同舟共济、互信互利的理念”,用墨子思想,解决当代世界课题。习总书记近年多次引用墨子“兼爱”思想,联接中外,沟通世界,推出新解,饶有新义,彰显墨学真理的现实生命活力和世界意义,是继承古学精华,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范例。
墨子兼爱说,包含对现代和未来有重要意义的人文精神与人道主义启示,亟须批判继承弘扬。在世界一体化和全球化的新时代,墨学研究现代化的目标,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,促进墨学的大众化、通俗化和普及化,为振兴中华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提供锐利的思想武器和强大的精神动力。
辩证哲理价无边
        《经说上》说:“权者两而勿偏。”《经上》说:“见:体、尽。”《经说上》说:“特者体也,二者尽也。”提倡权衡思考,考虑两面,不要只顾一面。两而勿偏的辩证思维方法,是中华民族辩证理论思维的基本原则,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。
        同异交得辩证法。《经上》说:“同异交得仿有无。”《经说上》说:“同异交得。于富家良知,有无也。比度,多少也。蛇蚓旋圆,去就也。鸟折用桐,坚柔也。剑犹甲,死生也。处室子母,长少也。两色交胜,白黑也。中央,旁也。论行、行行、学实,是非也。鸡宿,成未也。兄弟,俱适也。身处志往,存亡也。霍,为姓故也。价宜,贵贱也。超城,运止也。”
        “有”和“无”集于同一人之身。一个人有富家、无良知,或无富家、有良知,是“有”和“无”集于同一人身。一数与不同数相比,既多且少。蛇蚯蚓旋转,既去(离开)且就(接近)。鸟筑窝折用的梧桐树枝,既坚且柔。剑是杀伤性武器,有像甲的防御作用。未出嫁女儿的母亲,既长(对她女儿说)且少(对她母亲说)。一物颜色比甲物淡,比乙物浓,既白且黑。一圆的中心可以是另一圆的周边,既是中央又是旁。
        言论与行动、行动与行动、学问与实践,既有是又有非。母鸡孵雏某一刻,幼雏既成又未成。兄弟三人中老二,是兄是弟都适用。一人身体处在此,心志跑往别处去,身体既存心且亡。霍本指鹤,因霍兼做人姓氏,使“霍”字有歧义。买卖双方适宜价,卖方够贵买方贱,贵贱集于同一价。超越城墙比竞技,既有运动又有止,运动静止同一人。
        “同异交得”是世界观、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重要原理。交:交互,交错,交叉,渗透。得:获得,占有,把握。同异兼得。兼:兼有,合取。《墨经》论证论题,有理论,有举例。举例多为一两个,为证明“同异交得”论题真实性,列举实例15个。辩证法是自然、社会和人类思维普遍规律,不是实例总和。多举实例,加深印象助精研。
        墨家阐发“同异交得”的辩证法,标志登上当时世界辩证哲学的最高峰。“同异交得”辩证规律的论证,是以同异两个概念对立统一辩证本性为核心的理论思维,是墨家科学思维的灵魂。中华民族复兴科学繁荣,亟 须发扬中华传统辩证理论思维的方法。
        有所敢必有不敢。《经上》说:“勇,志之所以敢也。”《经说上》说:“以其敢于是也命之,不以其不敢于彼也害之。”勇是人的意志敢于做某事。敢做某事可说勇,不因不敢做某事,妨害说勇。有所敢有所不敢:某人敢打虎,不敢下海救人,不妨害说有打虎之勇,是“同异交得”(对立统一)的实例。
        有所能必有不能。《经下》说:“不能而不害,说在容。”《经说下》说:“举重不举针,非力之任也。为握者之奇偶,非智之任也。若耳目。”人有不能不是害,面容耳目各有能,有不能,不能不害其能。举重运动员,不善举针绣花,举针绣花细微灵巧力道,不是大力士举重爆发力职任专长力道。握筹善算数学家,不善讲演辩论,讲演辩论不是数学计算智慧职任专长。用面容耳目作用局限类比:耳能听,不能看,不害能听。目能看,不能听,不害能看。各有所能不相代,是人才学的普遍规律,有所能有所不能,能不能同异交得(对立统一)。
        说久不久都可以。《经说下》说:“是不是,则是且是焉。今是久于是,而不于是,故是不久。是不久,则是而亦久焉。今是不久于是,而久于是,故是久与是不久同说。”即现在是“是”,将来变为“不是”。就现在言,承认这个“是”为“是”。现在这个“是”,已经存在很“久”,这是“是”有其“久”的一面。现在这个“是”,变为不是“是”,这是“是”“不久”的一面。现在这个“是”,“久”于这个“是”,又“不久”于这个“是”,说这个“是”“久”和“不久”都成立。
        列宁评价赫尔岑,说辩证法是“革命的代数学”。“是久与是不久同说”的辩证法,刻画世界万物普遍运动变化的代数学,是对宇宙万物普遍适用的规律概括,是科学辩证法形式化、公式化、数学化的可贵尝试。对任一事物说“是久”,说“是不久”,都成立。“久”(长久,事物存在时间绵延)是相对概念。“久”指时间延续,事物本质相对稳定性。“不久”指稳定性的界限,性质改变。任何事物,不论其存在时间的长短,都是“久”和“不久”的对立统一。万物存在的时间,既久又不久。
        墨子说:“甘瓜苦蒂,天下物无全美。”“甘瓜苦蒂”是对立统一的实例,“天下物无全美”是用全称必然命题,表达世界普遍规律。《大取》说:“凡兴利,除害也,其类在漏壅(筑堤堵溃)。”兴利和除害,筑堤和堵溃,是同异交得,对立统一。
        《大取》说:“遇盗人,而断指以免身,利。其遇盗人,害。”“害中取小”,一定意义说不是“取害”,是“取利”。遇盗被迫断指,保全生命,就遇盗被迫断指说是害,就保生命说是利。意为在处理“两害相权取其小”的实践课题时,被迫“取小害”,在整体保存发展的意义上,转化为“取利”。结论是:“非取害,取利。”即不是“取害”,是“取利”。
        经商办货,途经深山老林,遇盗杀人越货,谋财害命,是害。被迫断指免身,在生命整体保存发展的意义上,转化为取利。生命整体保存,来日东山再起。“取小害得大利”的实践辩证哲学原则,有重要的实践和理论意义。墨家的科学人文精神和深刻辩证哲理,是现代社会值得借鉴的宝贵文化遗产。
更多相关文章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墨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