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| 注册
当前位置: > 学术专题 > 论文选登 >
【论文选登】“现代墨学钜子”谢湘及其《墨子学说研究》
文章来源:中国墨子网 作者: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员 谭家健 中国墨子网 2012-08-03

(提要)

1997年,我在香港中文大学作访问学者,在图书馆看到一本《墨子学说研究》,署名“墨学钜子谢湘著”,香港上海印书馆1967年7月出版。读后觉得颇有意思。根据书前胡逸民的序言和书后作者的编后记,特向大家作简单的介绍

谢湘,字晓帆,号典梅,广东东莞人。清光绪28—29年(公元1902—1903)中秀才。如果他当时20岁左右,可能出生在1882年前后。民国5年(1916),就读于北京大学法科,同年参加北洋政府举办的第一届文官高等考试,录取后任外交官,历任驻东南亚和日本领事、总领事,凡二十余年。后定居南洋,1957年回到香港,著述,讲学。这时已是七十多岁高龄,仍然兴致勃勃,应香港电台之约,讲“墨子学说”、“中国著名长篇小说”、“中国历史人物质疑”等题目。还成立“墨道堂”,在九龙谢氏宗亲会馆内,每周召集中国学术座谈会一次,宣扬墨家学说。有已刊及未刊著作多种,内容涉及中国文学、史学、哲学、外交及南洋史话等许多方面。最有趣的是他被任命为墨家102代钜子的经过。据他本人所作《北京奇遇记》称,当年在北京大学读书时,游西郊白云观,遇见一位“褐道人”,来自辽蓟,昂藏七尺,髯长及腹,自言120余岁。终日盘坐于白云观后花园窟室,不言不动,不饮不食,辟谷多年矣。每天清晨东方未白,即往西山,朝太阳,习吐纳,其出入,人未之也。谢湘经人引见、晤谈之后,褐道人对他说:“吾为墨翟后身,汝则弟子禽滑厘也,转世不知若干次矣。。。。吾传汝相人之奇术,济世之秘方。汝享富贵四十年后,当急流勇退,弘扬旧学,永昌墨学。锡汝为102代墨学钜子,勉之勉之,勿误吾嘱。”据谢氏“编后记”称,当时并未在意,后来在日寇肆虐期间,屡陷险境,赖吾师灵言,均得化险为夷。以上故事充满传奇色彩,真幻莫辩。在现代社会中,令人不可思议。近十余年来,我曾多次访问香港,托人寻觅谢氏踪迹,皆无结果。算起来此人如今已130多岁了。

《墨子学说研究》分为总论、本论、余论三编。总论包括:1、墨子的新认识,2、墨子的身世、姓氏、籍贯、年代、学历;3、墨子学说的遗书,篇数、真伪、注释、阅读;4、墨子学说概要,思想方法、兼爱主义、实利主张、力行政策、有神论;5、墨子思想的渊源:尚文尚质的观感转移,痛恨士大夫舍本逐末,由鲁宋对比而觉悟,崇禹励志,以勉徒众;6、墨家与儒家的异同;7、墨学的面面观,墨子是中国唯一的宗教主,墨家的科学技术,墨子似是民约论者,墨家像会党式集团;8、墨子学说的时代性;9、墨学可以匡时救弊论。
 

以上各点,有的注明吸收俞樾、陆世鸿、许啸天等人的意见,有的是谢氏自己的补充或概括。其“面面观”中各题,不乏精彩独到之见。

本论包括:兼爱、贵义、非攻、节用、节葬、非乐、天志、明鬼、非命、非儒十节,与《墨子》书中的十论略有出入。另设“其他”一节,包括:亡国象征的认识(见《七患》篇),用人标准的选择,(即《尚贤》),法令制度的统一(即《尚同》),修身务本的教育(见《修身》),利害取舍的权衡(介绍《大取》《小取》有关观点)。在介绍墨家见解之后,还往往联系现代社会加以发挥。

余论包括:1、墨子的事迹:阻楚攻宋、劝齐息兵、献书楚王、出使卫国、制木鸢;2、墨子门徒:同门的互助、徒众的互助、团结的领袖;3、墨学的支派。

在“编后记”中,作者特别介绍两位实践墨学精神的名人。一位是明代的海瑞,是公正廉明的清官;另一位是民国时期的石瑛,曾任南京市长、武汉大学校长,作者对他们推崇备至。

谢氏此书,出版于1967年,那时正是中国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高潮,全社会被煽动起来,疯狂地大破“四旧”,五千年的中华文化遭到彻底否定,儒家已经批倒批臭,再踏上千万只脚。墨家也被视同垃圾,无人问津。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,仅出版过任继愈先生写的小册子《墨子》,不到五万字。谢湘在香港出版这本约七万字的《墨子学说研究》,在当时大陆当局看来,正是“逆流而上”的反动派。他极力弘扬墨学,就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。大陆是无人敢写,无人敢出版的。即使出版了肯定是要挨批判的。谢湘的观点,大体上是实事求是的。他综合前人成果又出以己意,尊重文本又能有所阐发,即使以四十年后的眼光去看,并无太大的谬误与偏颇。他虽然自称102代墨学钜子,未免有些滑稽,但并没有神化自己,并没有以此头衔从事与学术无关的活动。所以,我认为,谢湘其人其书在中国现代墨学史上,是值得写上一笔的。

更多相关文章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墨子网